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度量 >

都说“一顿烧烤”是一种衡量事件严重程度的度量单位其实还有 18

归档日期:07-04       文本归类:度量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都说“一顿烧烤”是一种衡量事件严重程度的度量单位,其实还有 18 种别的

  当面描述距离或体积时,你还可以靠比划,双手做伸展运动体现“这~么大”“那~么远”。

  做自我介绍的时候麻烦就大一点,用自己熟悉的事物做参照吧,对方又未必能 get 到,比方说,“我今年刚满两个半绳结,家住距离市中心三个山头的郊区,身高有五只成年老母鸡那么高”,到底是多大住哪身高几何,就只能猜个大概。

  科学实验可以说是整个垮掉,根据模糊的配比手册取铁“少许”、氧气“适量”、硫酸半勺……滋啦!铁勺被溶解了。

  因为有米、千克、和秒这些国际通用的基本单位,我们才能精确描述事物的长度重量等属性,能互相听得懂,甚至还能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一些灵活的换算,比如我知道你的还有“五百米就到”其实才刚出门,而你也知道我说的再“五分钟”就能写完其实还需要“两小时”。

  遗憾的是,并不是所有事物都有国际通用的单位。一对情侣在电影院交流剧情的声音多响可以用分贝来衡量,而对其他观众带来的“干扰指数”就很难加以表述,这种模糊不清无形中增加了相互协调时的沟通成本。

  日本 BS 富士频道的综艺《宝岛的地图》曾经在节目里成立了一个“世界单位认定协会”,他们说,重量有单位,长度有单位,“奢华”和“尴尬”也需要有单位,而只要发明多种多样的最小单位,就可以准确描绘各种情境。比如“幸运指数”这一项,如果将“结账时前面排了许多人,突然有个店员对你说‘这里可以结哦’”定义为最小单位(1 Rg),那么“去动物园玩熊猫刚好醒着”的幸运指数就有 35 rg,“结婚 20 年妻子仍然温柔依旧”的幸运指数则达到 2 Mrg。

  其实我们平常也会无意识地运用类似的新单位,比如一个耳熟能详的段子是“在东北,没有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事,如果不行,就两顿”,那么“一顿烧烤”在这里就可以视为一种衡量社交事件严重程度的度量单位。沿着《宝岛的地图》的思路发散一下,如果说给朋友被公交车门夹坏脚的惨剧点赞价值“一顿烧烤”,那么约好的双人游临行前放鸽子,就可能需要七顿烧烤才能重新做朋友。

  为了帮助大家发现这些实际上已经投入使用,只是没被言明或充分利用的度量公式,好奇心研究所从以往的研究观察和好奇心辞典中,特地整理提炼出了一下描述各种当代生活微妙情境的新单位,加上“一顿烧烤”,一共 19 个:

  国外的年轻人会用 instagrammable 来形容一场合格的假期,其衡量标准为“是否从这趟旅行中诞生了足够可以发 instagram 的照片”。类推国内,只要把 instagram 换成朋友圈(moment)即可,得到度量旅行风生水起指数的单位 Mtb(momentable),最小数值为“结束之际至少有一张照片能配合定位发在朋友圈集赞”,等于 1 Mtb。

  同样是全程“观光五分钟排队两小时”,如果这五分钟内连拍 50 张照片张张脸黑显胖游人抢镜,那么它就是糟糕透顶的;而哪怕有一张经修图五小时后发在朋友圈收获 120+ 赞的照片,那么它就是达标的,至少有 25 Mtb;要是碰巧操作得当,一举攒够一套九宫格,旅行风生水起指数可以飙升到 300 Mtb 还有余 。

  这个世界上的张志明们总会因为“男人一辈子一定要有一个电动滑板/达利摆件/supreme 砖”而买些没用的东西回家,鼻毛修剪器、画眼线辅助器、早年间经过深思熟虑购买的廉价单反和还不如手机拍照像样的数码相机什么的,每个都让你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断问天问大地“下单时是不是鬼迷了心窍”。

  用来衡量类似物件鸡肋指数的单位为 Sh(secondhand),最小数值以“挂在闲鱼一礼拜无人问津”= 1 Sh 计,那么,“买回来装了微信就再也容不下其他 app,照片随照随删,终于决定告别逼仄的人生放在闲鱼上转卖,半年都没人询价”的 16G iPhone 手机的鸡肋指数能达到 233 Sh 之多。事实上,考虑到苹果目前不再推出小容量手机,除了被藏家拿回家当作古董收藏,恐怕半年后也不会有人问津,随着时间推进,鸡肋指数趋近无穷大。

  如果一个人告诉你“北上广的房子很好找呀,我看房天下/安居客上的房子照片看起来都不错,价格也不贵”,TA 的一线 Cit(citizen),没能真正做好踏入社会的准备,成为新时代天字第一号小天真。

  毕竟每一个经历过社会考验的年轻人都应该知道租房网站上看起来价廉物美的房子从图片到价格、户型、中介的励志标语,全是假的。

  心智成熟程度和生病时的脆弱无助指数成反比,不过,“能够一个人去医院”的成熟指数还只有 0.2 Hos(Hospital),“一个人去医院,还不发苦情的朋友圈说自己一个人去医院”才是真长大的标志,成熟指数为 10 Hos。

  现如今很多年轻人并不在乎结婚这件事,再加上那些其实找不到对象但嘴硬说不在乎结婚的,结婚平均时间被大幅度推迟,三十岁结婚也不算晚,还在用年龄衡量晚婚指数未免太过脱节,对比身边的同龄人结婚早或者晚才是晚婚指数的现实指标。

  具体则体现为婚礼上能邀请到的伴郎伴娘数目——基于未婚男女才能做伴郎伴娘的民间规则,当代晚婚人士在筹办婚礼时将遗憾地发现,要好的亲朋好友都处于已婚状态。因此我们将 Bm(best man/maid)定为晚婚指数的新单位。

  如果最终只能勉强请到一对未婚伴郎伴娘,其中一个还是刚成年的表弟,晚婚指数可以说是非常高了。

  这是上年纪指数新单位,我们以“在朋友圈刷到第一张同龄人婚礼照”作为度量基准,将它的最小单位定为 1 Wp (wedding posts)。

  当你在朋友圈开始频繁刷到婚戒、结婚证、婚纱照、结婚现场,说明你已进入“初老”行列,上年纪指数为 24 Wp,而当你的朋友圈在这之后都不再出现婚礼了,就说明你真的年纪大了,上年纪指数突破 1024 Wp。

  “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周杰伦老师早在 2008 年发行的歌曲中提出了将歌曲作为计时单位的构想,当代年轻人也已经在许多日常活动中将其付诸实践,比如“我今天跑步的时候要跑完九首歌”、“洗澡的时间大约是十首歌”、“敷上面膜,三首歌听完之后拿下来”。

  这是房价计数新单位,需要一定的算术能力,我们以“2007 的北京”作为度量基准,将它的基准单位定为 1w。

  由于房价每年都在创造奇幻新高,在已知城市和房价的条件下即可求得当年年份,比方说,“这笑线w”,足以表明该段子的生成年份在 2012 年左右,八九不离十,堪比考古界的碳十四。

  “用一生节操/不吃薯片…换 xx 永不完结”以及“不跳 op”都是对一部番剧的至高评价,不过考虑到同时适用于动画和普通电视剧集,且相对更容易量化,我们选择了 Op 作为剧集精美指数的新单位。

  如果连片头都令人不忍卒看,这部作品的品质应该也保持了同样辣眼的水准,剧集精美指数完全就是 -100 Op,应该尽早放弃,而如果片头百看不厌,剧集精美指数也能得到保证,可以一看。

  如果把“老友相见合影,发到朋友圈集满百赞只用两小时”,算作“聚会值得指数”的最小单位 1 Hud(Hundred),“对比旧照同一群人以同一姿势拍了张回忆杀相片,不到二十分钟收到一百个赞”的聚会值得程度可以有 60 Hud。要是尬聊一晚上,拍的照片又难看,发出去一晚上集了寥寥三赞,就是一个社交disaster,聚会值得程度 - 133 Hud。

  流行语来得快去得也快,时至今日如果谁再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网感指数为零,尴尬指数一万八,为了避免这种惨剧的发生,你可以通过一个流行语的普及率来判断它是否过气——等到你妈都问你“社会你 x 哥”“当然是选择原谅她”是啥意思了,它们就离上春晚不远了,应该开始避免使用,过气指数 1 Mom;而当一个流行语从蔡明嘴里说出来,过气指数可以达到 3256 Mom,毕竟春晚就是流行语的坟墓嘛。

  网名叫快乐大哥、幸福天使、大好河山的社交中老年指数为 173 个大拇指表情,在朋友圈连续发布三套不加滤镜纯天然九连拍,拍的还都是同一棵梅花树,只有 60 后爸妈才会这么干,社交中老年指数相当于发 1000 次大拇指。

  作为当代青年首选入门菜,可乐鸡翅具有 Super Star 般的优秀地位。而反推亦可知,还在晒可乐鸡翅的青年,通常做饭不超过一周,因为我们将厨艺的最小单位定位 1 Cc(cola chicken wings)。能够宴请朋友回家吃饭,厨艺指数需要达到 81 Cc,开一家私房菜馆则要 587 Cc 的厨艺值,如果对这间菜馆还抱有养家糊口的野望,少说还得再加 153 个可乐鸡翅。

  专器专用程度越高,生活美学指数越高,如果你的厨具用品细化到吃剩的半个牛油果都有专用厨具保存,则生活美学指数为 1 Avo(Avocado,牛油果);有一口“在春季煲一人食的腌笃鲜”的锅,生活美学指数有 20 Avo;一个专门用以卷一个很丰满的包菜蛋卷的厚蛋烧模具,38 Avo;一批“用以清洁红酒醒酒器的清洁钢珠”,169 Avo…这个列表可以一直拉下去,直到生活美学的标准拐向断舍离之后,它们集体被送人或丢掉。

  说是消费升级,比原来好一点都应该算升级,但事实上每个领域都有一个唯一指定升级品,只有买了它们,人们的“生活品质真的大不一样”感才会最大。同样是升级,从人工扫帚到普通吸尘器的满足感远不如从普通吸尘器到戴森,从蓝月亮到狮王花王就远不如一套顶一个洗衣机的 The Laundress 来得高。集齐所有领域的唯一指定升级单品,消费升级指数可能会爆表。

  去海外扫货省下来的差价与机票的比值越大,海外旅行划算指数就越高。出门在外,谁心里还没有一笔算法特殊旅游账——“这衣服比我们那便宜 400,这护肤品便宜 800,这包便宜 2000,总共便宜 3200,除掉机票 3000。相当于旅游没花钱还净赚 200,没毛病!”以此类推可知,买个包就能赚回机票;买套化妆品省两晚酒店;买两件冬装连下个月生活费都赚到了…简直划算到家了。

  如果你花四万块买了国内卖六万的护肤品,则你拥有二万块差价,当此时旅行的其他开销只有一万,你则获得了 200% Tra 的划算购物体验。

  一个扑朔迷离的时尚单位,身上有一个 Zara 表达的流行元素,你可能是这个季度的弄潮儿,赶时髦指数为 1 Zara;但如果用力过猛,身上出现了七八个 Zara 流行元素,铆钉、缎面、开叉、荷叶边、蝴蝶袖、穗须堆一身,赶时髦指数达到 7 Zara,那你就是优秀的亚文化玩家。

  没有兴致摸鱼,说明工作太清闲,从快感程度上来说,只有上气不接下气地浪费时间才是最宜人的,要是摸鱼看个(平时根本懒得看的)《三生三世》都好看得不得了,那么手头工作难度系数很可能超过拯救世界,达到 3000 Cs(cyberslacking)。

  如果说没有准确单位如同活在原始时代,那么如果能熟悉并熟练应用各种新单位,我们就能准确描述现代科技和生活方式带来的新体验,而不用通过观看“我先来讲一个故事 or 我发几张自拍”的方式获得“尬体验”。

  好奇心研究所对于这项“力图精确解释人类生活”的伟大事业还只是做了微小的工作,希望可以抛砖引玉,启发读者朋友们自行创造更多新单位,并推广到更多人的日常生活之中,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

  此外,除了上述新单位和计算公式,我所还观察到一些原本明确的度量方式由于滥用导致意义稀释,属于失效新单位,在此也特地列出 5 个,请注意大家谨慎使用:

  无法确定年龄,根本不知道是没长牙的那种还是由于说太多遍“还只是个宝宝”而被人打掉牙的那种。

  由于业界都没什么良心所以做得也很一般的公司也自称业界良心,现如今最不济的创业公司少说也有 3 个业界良心,摸着你的良心说,这好意思吗!

  互联网评分系统设定的最高值,但通常只是服务品质的及格线,支付宝结完账弹出对店家的评价,随手五星,只想赶快关闭这个页面;外卖小哥发来殷切短信“给个好评呗”,耳根子软如你,勉强打开 app 评价五星…其参考价值不高于银行柜台满意度评价器上的“非常满意”。

  “尖货”一词最早源于打口 CD 领域,那些热爱音乐、热衷于收藏 CD 的年轻人,经常把难得的、价格昂贵的、数量稀少的、大师级的,以及媒体吹捧上天的 CD 称为“尖货”。现在已沦为淘宝术语,主要指整个淘宝店里最贵的那件商品。举例来说,全场卖 50 元一件的 T 恤,那件卖 100 块的 T 恤就叫尖货。

  搜索黑科技,你可以找到 40 一件还包邮的防水商务衬衫、多几个插孔的“万能插座”、和吸盘挂钩原理一毛一样的“反重力手机壳”,我们不禁要问,不要再“黑”科技了好伐?现如今你出三张“黑科技”,再带一对“逆天黑科技”,名实相副程度也和淘宝上的“正品保障”不相上下。

本文链接:http://auxloisirs.com/duliang/497.html